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特殊职业的男人经历
特殊职业的男人经历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特殊职业的男人经历 大学毕业后,我处了一个女朋友,最终我们走到了一起,可是几年后我们还是以离婚收场,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在大学毕业后到工作2年这段时间,我所有的空暇时间还是在寻找按摩视频中经过,越来越多的视频不断刺激着我,也让我心中滋生出一个念头,我能不能也做一个像那位大叔一样的按摩师,一个只为女性按摩的按摩师?想象着我按摩某位OL的紧致大腿,想象着她在我双手抚摸下慢慢扭曲的身体,控制不住发出的压抑呻吟,我一次又一次的把右手伸入两腿中间直至爆发……
  终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遇见我一个以前的客户,一个30多岁的新加坡本地女人,她是我最终走上按摩师这条道路的引导者,也是启蒙师。我暂且用C姐来称呼她吧。

  C姐是一个典型的新加坡女人,开了一间规模还算可以的美容院,有3间分店,30多个美容师,她是我以前做地产经纪时候的客户,也算比较聊的来,30多岁,正是一个熟女最能散发魅力的年纪,我们是在我离开中介这一行后偶尔在街上遇到,然后在她的邀请下我们一起在一间咖啡馆度过了一个下午,也就是这个下午,我的多年愿望,终于实现……

  C姐的美容院开在还算不错的地点,如果有人在新加坡,应该知道我说的不假,地点在加东roxysuqare2。那里是新加坡太太们的聚集地,美容院林立。竞争一直很大,还有两间开在商业区。生意也算可以。

  C姐告诉我,最近生意很难做,太太们要求很高,很挑剔,想开展新业务,又不知道做点什么服务好,我鬼使神差的提议,为什么不开个按摩业务,由男按摩师来按摩女性,C姐问我可行性,我临时编了一堆理由,什么异性按摩的好处,在日本香港的风行,男按摩师手大力气足等等。

  C姐想了半天,说是按摩师太难培训,新加坡引进外来人才也比较困难,关键是没有信的过的人帮忙管此类业务,我马上接话说是我就是学过的,事实上,因为老爸颈椎问题,我确实经常帮他按摩,自己也比较喜欢按摩,对推油什么的也情有独钟,还特地上网看视频学手法,基本上糊弄糊弄非专业人士还是可以。

  C姐马上拍板,叫我过去帮她,并且开了不低的薪酬给我,说好所有项目和销售由我负责,外加提成。我假装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几天后,我走进了C姐位于加东的那间美容院,(在这里我要说一下,新加坡和国内不一样,按摩院和美容院是分开的,很多做脸部护理的地方并没有按摩和spa服务)在一阵莺莺燕燕的低呼声中,C姐为我做了介绍——spa部门主管兼培训师。

  第一天的工作就是熟悉店内业务,和其他美容师交流交流,店内的美容师基本都是马来西亚华人,没有一个超过25岁的,作为美容师,她们也很注意保养,所以一个个看着都很养眼,尤其是做美容师的基本都很开朗,时不时的有人走过来调侃:「帅哥,你做按摩哦,啊呀,我们有福了,整天帮人做脸,腰酸背痛,下次你一定要帮我按摩哦。」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当时的表情是怎么样,但是心里是一阵阵激动,妈的,没有女客人,这帮美容师也值了,大不了一个个全吃掉。

  但是表面上,我还是装的一本正经。

  慢条斯理的给她们介绍我能做的按摩,什么中式推拿,瑞士推油,泰式按摩,引的一帮女生双目发光,恨不得抓着我马上去试试……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店长走了过来,这里用E来代替吧,E姐是马来西亚华人,26岁,长相还算可以,就是不笑,从我进店开始就一直板着脸,也不知道是不是职业习惯,E姐对我说,晚上有没有空?我好奇的问道:什么事?「哦,没有,就是腰特别酸,想找你帮忙推一下。」E姐回答道。屁,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就是想试试我有没有料,搞不好就是老板C姐指使的,看看我是不是真有说的那么好,我痛快的答应了。

  E姐把我领到了一间美容间,调好按摩油就开始脱衣服!当时我就傻了,整个人楞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说实话,一个人看视频的时候根本不会有任何紧张感,但是当一个刚认识几个小时的女人在你面前一件件脱下衣服,并且你知道你马上还能在她身上任意揉捏的情况下,我想没几个人能受得了。转念间,E姐就已经脱的只剩bra和t- pack,靠,t- pack,居然是我最喜欢的丁字裤,还是黑色的,我瞬间就硬了,E姐慢悠悠的爬上美容床,面朝下趴好,解开bra扣,从侧身拉了出来,递给了我,我发誓,当时我是颤抖着接过bra的,就在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好的时候,外面电话响了起来,我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冲了出去,几分钟后,在平复了激动心情的我再次走进房间的时候,我手已经不抖了,而E姐,仍然用那个诱人的姿势趴在美容床上,露出布料几可不计的动人弧线,「开始吧」,E姐吩咐道,哦,回答中,我开始了早就应该做的事,我取出一块大毛巾盖在了那个让我内心无比澎湃的胴体上,深呼吸了一下,脑里一边努力回忆视频中看的手法,一边手掌相叠在腰部按了下去,「开背」,按摩的第一步,一个按摩师按的好不好,基本从开背就可以感觉的到,很硬,这是我的第一念头,果不其然,美容师真的很辛苦(新加坡店长基本是由比较有经验的美容师担任),随着我一路按上去,E姐的身体也由刚开始的僵硬无比慢慢松软下来,「哦,原来你也没有给男人按过的经历啊」我心里想到,5分钟后,开背完成,我慢慢往下拉毛巾,一直到臀部,并把毛巾捻在了丁字裤里,褪出大半个臀部……

  倒了点按摩油在手上,我稍微揉搓了一下,就从颈部往下退去,由于男人的手很大,而我的尤其大,当推到腰部的时候,基本可以把整个腰包住,就这样,我依瓢画葫芦,一点点的按摩E姐的整个背部,而心里也慢慢活络开。

  大概15分钟后,我实在不知道还应该按什么步骤了,于是把毛巾又盖回到E姐背上,转而走到床的侧面,准备开始按腿,我掀起毛巾的一角,露出整条大腿,一瞬间,我眼睛亮了起来,尽管房间的灯光昏暗,尽管我有300度近视,但是,我还是看到我没有拉回去的丁字裤空隙间露出的E姐的整个阴部,而那神秘的幽径,离我的脸不到1米的距离,我平静没多久的心又开始澎湃起来,手也跟着颤抖起来,就这样颤抖着我双手按上了E姐的小腿,颤抖着滑上大腿,脑子一片空白,眼睛一直死盯着看,裤裆里面传来的阵阵压迫感和手上传来的滑腻慢慢唤回了我的感知,我强迫自己转移视线,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E姐,你的皮肤真好,跟10几岁的小妹妹一样滑,E姐,E姐。靠,丫居然睡着了……
  { 题外话,这么多年了,一直想写这段经历,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写出来,但是写了之后又担心被人肉,所以我不会透露太多有关于店名和人物的细节,一旦我发现事情不可收拾,我立刻就会停止写下去,另外我打算开个微博,猫扑和微博同时直播,一旦微博开通了,会另行通知,我想说的是,对我来说,这段经历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但是也不希望家人知道,虽然我现在一个人过的挺好,但并不代表我想一直这样一个人走下去,总有一天,我会再组家庭,和另一半一路走下去,直到走不动……而这段经历,就让它成为我自己一个私密的回忆吧……}

  猛然间,我心里闪过一个压抑不住的想法,她睡着了,我不是干什么她都不知道吗!我咽了口口水,润了润跟火烧一样的喉咙,一边急速在脑里转着各种想法,我加大了点力度,大拇指在E姐屁股上滑过,又问了一句,这样的力度可以吗?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我刚想低下头把鼻子凑上去的时候,眼角不经意瞄过E姐的手指,靠,手指弯曲,丫在装睡,有过按摩经验的都知道,屁股两边的承扶穴和环跳穴是大穴,按上去会有酸痛感,一般人忍受不了,而刚刚,我用力按到臀部的时候她肯定是受不了酸痛,手指都有点扭曲,知道她装睡后,我心里更加不平静了,她到底是装睡鼓励我为所欲为还是看我到底是不是正人君子?我摇摆不定,靠,不管了她,我往外扒了扒腿,让她下体更清楚的显现出来,然后倒了一大把油在手上,在大腿根部来回揉捏,不得不说,那些教学视频和平时在我爸脖子上的训练还是有用的,搓,捏,揉,按,推,拿,18般手法被我全部加强在了大腿根部,而装睡中的E姐,呼吸也慢慢沉重起来,屁股也慢慢翘了起来。

  我强忍不不去触碰那慢慢湿润的秘境,手指一点点在周围划过,慢慢的,E姐从沉重的呼吸开始转到慢慢扭动,她已经没法装睡了。就在E姐把屁股翘的足够在肚子下面塞个枕头的程度时,我手指在外阴不经意的撩过,顿时,那挺巧的弧线泛出一阵抖动,白花花的臀部上传出的震动传到我手中无疑给了我更大的勇气,我保持手部动作,轻轻的低下身子,慢慢的把鼻子凑到光滑的屁股边,一阵深呼吸,传来的除了按摩油那幽幽的清香,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淫靡味道,一股能引出男人内心深处那头猛兽的原始迷香,我空出一只手,飞快的用假装成指头的舌头在花瓣间滑过,然后回到原来的姿势,心跳的已经快爆出来了,我激动的不能自已,老子多年的愿望啊,现在就摆在我面前。

  就在我准备探秘那最终幽谷时,E姐突然开口了,前面不按吗?哦,要的要的,我赶紧回答,E姐抓着毛巾,转了过来,还不忘往上提了提内裤,结果,我一点眼福也没有享受到,E姐就严严实实的把自己盖在了毛巾下,我老老实实的按完肚子,大腿,另外做了个头部按摩,算是大功告成。退出房间等她穿好衣服出来,我不迭的送上一杯热茶,讨好的问到:E,怎么样?「还可以,力度很到位,就是手不太老实」E姐面无表情的发表意见,丝毫不见10几分钟前翘着臀部在床上扭动时的那股骚劲。我舔了舔嘴角,故意装专业的说道:「主要是怕你尴尬,以前都是客人脱光了按摩,其实更舒服,但你是我上司,我也不好把你当客户。」

  「脱光了?那不是给你看光了吗?」E姐脸色微变的说道,「所以啊,我们要准备纸内裤,万一粘到按摩油也没关系,客人要不穿也无所谓,我都看到腻了。

  「我继续发表专业意见」嗯,确实是这样,好吧,明天开始,我就会让销售开始推广你的服务,另外你准备好配套建议销售价和多一些名堂,我先回去,你收拾一下就关店回去吧。「说完,E姐扭动臀部走出店门,我分明看见,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她瞄向我下体的眼睛中闪出的那丝饥渴眼神,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我关上门,马上冲进房间,翻出丢在换洗桶内的毛巾,开亮灯光仔细寻找,果不其然,这娘们用毛巾擦下体了,毛巾的一个角上全是水,一摸,粘粘的,手指一动,拉出一条晶莹的长丝。我闭上眼睛,一手拽着毛巾狂嗅,一手掏出早已抗议不已的XX,一阵狂撸,脑子里不断回想刚才E姐翘起臀部露在我面前的光滑下体(新加坡这里的女人几乎全部都会剃下体的毛),几分钟后,我一阵抽搐,无力的躺倒在美容床上。

  我是睡在美容院的,反正我也有钥匙,做工也穿工装,也没有人知道我睡在这里一晚上,还用E姐擦过下体的毛巾自慰过3次,总之,第二天,我又精神奕奕的开工了,感觉年轻就是好,体力几乎用不完,而这种想法,在经历三天后,就消失不见了,说实话,按摩师,尤其是没有什么经验的,在连续几天高强度工作后,手指几乎酸痛的连筷子都拿不起来,而我也低估了销售的能力,她们的三寸不烂之舌几乎让每个跟她们聊过的顾客都签了spa配套,最不起,也签了5次的试用疗程,而老板也对我赞赏有加,说是没有看走眼,其实,新加坡很少有地方能让女人好好享受按摩的,虽然是西方文化,但骨子里的保守还是让这里的女人们无法接收被男人在脱光的身上按来摸去,不过来美容院的几乎都是有钱女人,而且是老公不怎么浇灌的饥渴女人,做脸部护理就是为了能让整天出去鬼混的男人能对自己多加一丝关注,钱,她们不在乎,而在销售刻意加强异性按摩可以减肥,唤醒女人魅力,光滑皮肤等等莫须有的效果时,几乎所以女人都愿意试试看。

  而我,也越来越受少妇及中年妇女的欢迎,说白了,就是真正的中老年妇女之友。

  但是面对这些胸部下垂,按摩还顺便吃我豆腐的饥渴女人们,我实在提不起兴趣,直到一个礼拜后,我迎来了我第一个极品顾客。

  我还记得那是星期天的下午,一般星期天是客人最多的时候,很多OL都会在星期天来美容院做脸,所以我特别期待,吃过午饭(一般美容院11点开张,一直营业到9点),我正无所事事的玩手机,店长来叫我,说是有一个顾客要trail,就是首次试用的意思,一般就是按摩个半个小时,好的话就签配套,我答应后,店长特别交代,这个客户是空姐,巨有钱,被人包了,脾气很大,千万别在她面前提男朋友的事,会翻脸,我吐了吐舌头,心想尼玛被包还怕被人问。
一边想着一边走去她房间,一开门就见她在脱底裤,最后一条,什么都没有,眼睛一瞄,基本信息已经跟扫描般印如我脑子,我发誓,那是我见过身材最好的女人,连老外的模特都比不上,最起码皮肤上来说要好的多,笔直的大腿,中间没有一丝缝隙,完美的臀部,高耸的乳房,一丝赘肉都没有的平坦小腹,而这具身体的主人,一个拥有完美面孔的女人,一点都没有不安的感觉,瞄了我一眼,就这么光溜溜的躺在了床上。尼玛,好歹你盖个毛巾啊,我顿时泪流满面。

  「请转身可以吗?小姐,我们要从后面开始。」我问道,「不用,我没有腰酸背痛,你帮我按头和胸就好了。」晴天霹雳啊亲!!!主动有人要求我按胸啊亲!!

  我再次泪流满面,之前的一个星期,我都是点到为止,毕竟我想在这里做就不能太色急,经过第一次帮E姐的按摩后,我越来越能收发自如,也能控制自己不去扒女客人的底裤,很多时候都是把那群少妇按的扭动不已而我自己泰山崩于前而不动,虽然我还是会收集她们留得满是水的一次性内裤用作晚上福利,但是始终我的手指不会触碰到她们的底线。

  我哦了一声,取出毛巾包起她头发,开始按摩起来,随着我越来越娴熟的手法和孜孜不倦的学习心态以及对这份事业的热爱,我知道,现在的我和一个礼拜前不可同语,手指一边在额头适度的按着,也一边打量着这个我等下要按胸部的女人,她很冷,这是给我的第二感觉,第一感觉上面已经说了,泪流满面,而我几乎找不到任何瑕疵,不管是皮肤,锁骨,光洁的面部,粉红的嘴唇及耳垂,我甚至试图找找有没有眼屎鼻屎耳屎一类能破坏一下美感的东西,结果我失望的放弃了,她就是完美的,最起码在我不想她是被人包了的前提下,她是。

  在按摩耳朵的时候她稍稍动了一下,我知道那是她的敏感带,我越发轻柔,就跟小时候看见最喜欢的玩具一样爱不释手的把玩。10分钟后,在她面色潮红中,我掀开了盖在她胸前的毛巾。再次打量那一抹嫣红,我仍感到惊艳,虽然不是那种完美的碗型(很多是做过的胸),但是尺寸还是不小,目测足有C罩杯,我倒了点丰胸的油,慢慢把我的手覆盖了上去,入手的触感一瞬间把我刺激的汗毛倒立,我甚至想不管一切去捏几下,还好我咬咬牙忍住了,慢慢的走过胸前的中府,中脘,灵台几个穴位,到最后压上膻中,从神封一直到大包,期门,我虔诚而又专注的按摩着眼前本该让我喷血的硕大。丝毫不敢有任何怠慢。20分钟后,我盖上毛巾,按了按肩膀,轻声跟她说到,时间到了。

  最后她签了6888的胸部护理配套,换成人民币差不多3万多,指名要我帮她做胸部护理,而最后我也把她按到了她自己的闺房。这是一个奇怪的女人,我们在一起从来不做爱,我帮她做按摩,她帮我口,用她的话说,被人包了,就要对得起那份钱,她也从来不要求任何性高潮,最多只是让我用手指和舌头倒弄一下,一有控制不住的快感就会喊停,有好几次我想要硬上,迎来的是她冷冰冰的眼神,随后就没有随后了……

  期间,我的客户从年纪最大50左右到19,20的年轻妹妹什么样的都有,客户介绍客户,朋友介绍朋友,我的行程从开店一直排到晚上,有时候连吃饭的时间也没有,小费越收越多,最多的时候有收过800多新币(4000多人民币)而我的按摩技术也越来越好,但是,不是每个女人我都会去碰,碰上看的上的,聊的来的,我也不介意在下班后坐她们的豪车去她们家里继续一下。